林益鳳梨伯慶裕農場

杖朝之年的鳳梨伯,種鳳梨種了50年而轉種有機鳳梨為8年,《烹》很好奇是什麼樣的原因讓鳳梨伯敢在70歲的時候,
讓自己歸零放棄原有的種植知識,轉做有機鳳梨的栽培。

鳳梨伯說他的好朋友金蕉伯看中了他的憨厚和不敢亂來的個性,勸進他使用有機栽培才不會傷害自己的身體和環境,
嘗試初期每天都開車去成大上有機課程,之後再去農地試種看看,探索中得到失敗,而失敗之中卻有了經驗和知識,
讓鳳梨伯的鳳梨擁有比一般有機鳳梨多了許多的香氣和果膠,所以常常會遭人偷拔拿去賣,甚至拿不下丟棄農田裡,
而鳳梨伯總是說,沒關係就當作農田裡的肥料,口氣裡平淡而幽默。

有機農法很難種又賺不多,加上鳳梨伯的農場只種植鳳梨,不像其他有機農民會種植其他農作物來增加品項和收入,
《烹》問鳳梨伯這樣很辛苦吧?鳳梨伯說:「祙啦!就趣味啦!」

這看似跟所有通往成功道路前的故事,好像都大同小異,但這只是鳳梨伯先帶您了解大家認知上成功的「定義」和「平凡」,
如果想要認識林益鳳梨伯之前,請先丟棄所有對於世俗的既定認知,無論是帶著帽子的鳳梨,或是偷拔橫躺在田野路上的鳳梨堆,
亦或是手機鈴聲為蠟筆小新呼叫小白的答鈴,鳳梨伯透過許多「不合理」的場景與物件,不斷地挑戰著這世界對純樸雕塑的底線,
看著鳳梨伯的背影,《烹》終於明白世間有一種思緒無法用言語形容,粗獷而憂傷回聲的千結百繞,而守候的是執著。

鳳梨伯找到簡單且重複的信仰,在教育裡我們只說知識,生命裡最需要了解的事情,如何安頓自己,讓自己安心,卻始終都沒講,
在積極入世和悠然出世的中間,他冷眼看著外在的嘻笑怒罵和內在不為人知的脆弱掙扎。

對鳳梨伯來講人生從來不存在所謂的標準答案,重點在於你怎麼在自己的路上發掘那道最關鍵的問題,
然後在尋找智慧的漫漫長路上,繼續有創意、圓滿且開心地一直走下去。

原來,「單純並不代表我們無法感知這個世界,只是我們的角度不同而已。」

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      

會員登入
帳號
密碼

忘記密碼? 註冊